司马健

原图购买,联系qq864285702

郝大龙的诗《唐伯虎点蚊香》
炎炎六月下长江,惨被蚊虫咬重伤。
遥想当年唐伯虎,可是日夜点蚊香?

郝大龙的诗《树倒猢狲散》
大学时,我们常聚在一间宿舍打牌。
17:00,供电开始,
所有人瞬间各奔各的电脑。

转载自:忆眸清弦

郝大龙的诗《歪诗二首咏见啥咏啥》
         其一
歪人作歪诗,歪诗咏歪物。
歪物为何物?见啥啥不误。
         其二
当初吟诗风花月,今日吟诗锅瓦斧。
豪放婉约有尽时,歪诗题开吟无数。

转载自:小小小雨点6615

郝大龙的诗《藏头歪诗》
爱山爱水爱人家,无高厚禄闯天涯。
止路不越横层岭,尽困诱欲迷香花。

郝大龙的诗《歪诗三首咏下雨有人打伞其三》
地上水几滩,头顶几把伞。
水多伞也多,阴阳几人见?

郝大龙的诗《金瓶梅》
千年最服我先黄,巨著包罗院野床。
众妇描全妻妾性,㚻奸敬济好收场。

郝大龙的诗《火车上,夏天最后的回忆》
雨丝向每一条地砖的缝隙里渗去
树叶向挣扎着南下的炙热挥手
夏天 又成了一段回忆
很快摇入了浑浊的河

雨丝渲染出一个浓重的世界
每团深绿都低垂了头
夏天 是生命循环着的一个梦想
重复修改着整个生命

连贯的回忆膨胀又收缩
我在尾声处默默逃走
到各自的世界中漫游
编着各自的悲喜剧

夏天被秋所取代
急速地像我的行进
我的灵魂在风中干成了枯黄色
想不通是代表了收获还是一种死亡

郝大龙的诗《黑暗中的过街天桥》
我回头
看见黑夜正吞噬了过街天桥
那时
路灯昏黄的光线将街道笼罩
你独自举步 缓缓走上天桥的台阶
夕阳在我背后 缓缓降低
 
汽车渐渐加速
如流失的时间分分秒秒
我的视线紧随其后
想寻到你黑夜前的一丝微笑
天晚了 但双眸没变得像黑夜一样空洞
我看清了爱情
看到了黑暗中的光

微笑着 我最后看一眼黑暗中的过街天桥
你的侧影 从此就再也无法从脑中抹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