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健

原图购买,联系qq864285702

郝大龙的诗《听歌》
那年 我们在听歌
你左耳塞着耳机
我右耳塞着耳机
各异的前路
欣赏同一首歌
那时我还没疯
不懂生活

那年 我们在听歌
你双耳塞着耳机
我开着低音炮
共同的生活
交叉彼此风格
后来的我疯了
忙于生活忘了爱情

今天 想起一首歌
“她出现得太早
而你来得太晚
有一天你也会有我这种遗憾”
今天积成今年
今年变成那年
歌曲之外 最爱的人是谁

评论(1)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