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健

原图购买,联系qq864285702

郝大龙的诗《诗人都是傻逼》
深夜,忽然有诗人留言骂我,
我看了看,哦,或许他也算不得个诗人,
他只有四十二个粉儿,
不过他写诗还是挺卖力的。

没错,我突然想到了这句,
诗人都是傻逼。
原本我已经关了手机开始寻找入睡的感觉,
可是突然,消失两年多的灵感回来了。

那人说我的诗像屎,对,我这两年便秘了。
还是那句话,诗人都是傻逼,
也包括我自己,
文人相轻的通病曾经我也有。

也许我也从来算不得个诗人,
不是有那么句话吗?诗人卖多钱一斤?
尤其在如今这个汪洋世界,
诗人,远远不如一个拍小电影的。

诗人,有着高中毕业了就扔掉一切课本的狂傲,
诗人,有着驾驭不起一部长篇小说的疲软,
诗人,有着如茧般拒绝他眼中那些变态的不屑,
诗人,除了自己,没有诗人……

于是,体制养活着的官方诗人
创作了读不懂的诗,死在了期刊里。
而被后人选入教科书里的诗人,
曾经是些落魄浪人。

残酷的是,我们活在现实中,
剥离我的肮脏的将是后面的三百年,
而今天,我们还得庸俗地活着,
做这个傻逼一样的诗人。

骂人这事太傻逼了,
还是写写诗吧,至少还会有人觉得我在装逼。

评论(2)

热度(17)

  1. 枫林夕照司马健 转载了此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