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健

原图购买,联系qq864285702

郝大龙的诗《扫地舞》
年少,明媚,我和你
可巧在青梅竹马的小学相识。
破窗,砖地,同学们
都在认真打扫着这段小岁月。
你是组员,我也是组员,
我们在春光里大扫除。
你喊:饼!快来支簸箕!
我仰脸向上45°
看着暴土扬尘中的可爱姑娘,
我就是个支簸箕的孩。

大部分时间,脑子都是空白,
大步地在室内外狂奔,
转瞬就跑过了青春。
你已经是组长,我还是隔壁二班的组员,
路过,重逢,你我会心一笑,
你说:来,帮着支簸箕!
我俯下身,
听着你向同学描述我,
我就是个支簸箕的料。

人生苦短,爱恨情长。
前二十年,就像一段5分钟的片头,
精华伴随着美妙的音乐……
戛然而止的时候,无声的繁琐降临人间。
我们再没有机会见面,
回忆,总在暴土扬尘的时候精准地出现。
我不喜欢吸尘器,
我不愿意跟着高科技飞速前进,
我就是个支簸箕的命。

诗曰:
四宇红尘和暗尘,从来洒扫等闲人。
流光半束击风碎,旧梦纷杂惹泪痕。
苦短无方深体会,绵长有乐假还真?
千年总是悲离散,小子仍须试断魂。

评论(3)

热度(11)